德国之声:春节“拜错年” 刘雯遭玻璃心围攻

被粉丝昵称“大表姐”的名模刘雯这个春节应该过得是相当“糟心”了,因为她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句Happy Lunar New Year的祝福,就引来了诸多非议。是中国网友又“玻璃心”了?还是对于春节的不同英文表述背后真有什么玄机?

这个狗年的春节注定要和争议相伴:这边厢关于春晚节目是否涉嫌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的争吵声还没有平息,那边厢连用英语怎么拜年,春节的正确英语表达是什么也辩论了起来。起因是中国名模刘雯春节之际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发的春节祝福,她分享了与邓文迪的一张合影,并且用英语写了“Happy Lunar New Year”(阴历新年快乐)的话。

没想到这句话使得平日里[……]

继续阅读

狗年“春晚”风波平议

作者: 陶杰

中国中央台“春晚”闹出“种族歧视”国际风波,中国国情与西方价值观,发生狗年大撕咬,令人惊讶。

看过这个节目就知道,这场歌舞,主题讲习主席“一带一路”深入非洲,改善了非洲人民生活,黑人兄弟姐妹,喜上眉梢,一个很美丽的黑妹子,找到一个中国小鲜肉,带回非洲,黑大妈看见眉开眼笑,很开心的要招为女婿。

看艺术创作,要看全局,亦即Context。此一段子的Context,跟随中国一贯的红军深山解放工农、军民喜颂鱼水情的套路,只不过由“军民”转换成炎黄子孙与非洲黑人,主题和谐,绝无践踏非洲人民的意思,正如解放军从来没有歧视过工农无产阶级。

如果有所谓的种族主义,台上十多[……]

继续阅读

何三畏:春节,中国又成“最大赢家”

中国的春节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节日。地球上到处是华人,因文化不同、意识形态不同而禁止当地华人过春节的地方,暂时未曾与闻,相反,全球各地传来的,都是当地华人民众大张旗鼓的过春节的消息。

“春节全球化”的特点之一,是越“西方”,华人的春节过得越开心,例如欧美加澳日。这些地方的民众不仅没有“自发”地抵制春节,反而跟当地华人一起玩儿。这些地方的政府不仅不干涉华人的春节,没有要求他们的干部群众抵制春节,甚至也不只是“默许”华人过春节,还向华人祝贺春节。

当然,说“春节已经全球化”似乎也不全对,因为还有一些国家,主要是一些曾经、或者正在和我们走着同一条道路的,和中国人民有着传统友谊的,甚至鲜血凝[……]

继续阅读

单仁乎:武松该不该杀西门庆

武松到底该不该杀西门庆?——这在今天已经不是个问题,稍有点血性和良知的人都会为武松主张正义、嫉恶如仇、敢作敢当、恩怨分明的行为点赞,但在900年前的宋国,围绕这个问题却经历了一波三折、黑白颠倒、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最后才天理昭彰、盖棺定论的漫长过程。

话说西门庆被杀后,起初舆论一边倒地站在武松一边。但西门家族上通朝廷,下统基层,岂肯一条性命被白白斩杀,务求血债血还,以命抵命,西门庆方能瞑目,安心往超生路上去。吴月娘赶紧准备几担金银宝玩,派得力族人往东京而去。

蔡太师、蔡公子、宋御史、安风山、翟谦等人,一则没少受西门庆的好处,怕事儿大了牵连自己;二则多少有点情分在;三则都是群害人虫,[……]

继续阅读

爱国的口音与被冒犯的小粉红

隐蔽青年

上网久了,我经常为一件事情所困惑。究竟长期在微博评论下捉奸(为明星捉奸情、为祖国捉汉奸)的网友们,哪些是热心群众,哪些是持证网评员?细想,这个区分并不太重要,因为几套常用的话语辞令,已经在微博(推特、facebook的评论环境和微博也没区别)上流传甚广,人人都能顺手拈来。

举个例子,除夕前一天,哈萨克族人热依扎发了微博:“其实我也不过这个节…但还是挺想家的”,随后被骂到删除全部微博。

看了一下网友评论,热依扎的罪行有:

一.有崇洋媚外、通敌之嫌。“她微博庆圣诞可是过得很欢乐的,春节就来真的一出?”

不爱国,打击面很广,一切和超出中国大陆地理、政治、文化边[……]

继续阅读

给党中央的建议:为理论家们扫盲的任务刻不容缓

芦信韵

近年来国内一个怪现状,就是党国理论家们频频在网上搞笑出丑,专闹文盲笑话,“释放负能量”(能量似乎是标量而非矢量吧?有正负么?),给中国的国际声望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令我这忠党爱国的老同志无比痛心,不得不出来向敬爱的党中央建言,提请中央重视这个问题。

文盲理论家们最先引起我的注意,乃是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反宪政”闹剧。他们竟然在党报党刊上痛批宪政,以此开创了人类历史新纪元。我实在看不下去,乃写了篇短文告诉那伙文盲:所谓“宪政”,就是“严格按宪法治国”的意思。世上有各种各样的宪法,自然也就有各种各样的宪政,民主宪政只是其中一种。您实在要批,就批民主宪政得了,岂能不分青红皂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