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山宏:30年工资也买不起一套房的“解药”

2016年夏天,上海的离婚潮一度成为新闻。在网上流传的视频里,很多夫妻在办理离婚手续的窗口前排起了长队。突然掀起的离婚热潮实际上和房地产政策有关。一个家庭想要购买第二套房或第三套房,首付比例会提高,于是出现了很多钻政策空子的假离婚。为此,有传言称政府将强化假离婚对策,计划购买多套住房的人就开始急急忙忙申请离婚。

中国城市的住房是指住宅楼,经常听到一些熟人间的聊天内容是“我有3套房”,“我有4套”。而拥有多套住房的多是与政府和国企相关人员。在福利待遇的名义下,这些人能以优惠条件买房。因为只要有一套房,就可以用来抵押,下次贷款会更加容易。一旦出售,手中可持有大量资金,办理多套房贷也十分便捷。

社会主义国家的贫富差距

另一个给人印象较深的新闻是北京的“鼠族”群体。没有房子的贫困人群租住在租金较低的地下室。没有窗户的狭小房间摆放着多个床铺。居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是从农村出来的务工人员。虽然没有准确的统计,据悉仅北京的鼠族人群就有100万人。拥有资产的人不断增持资产,而贫困人群却要为低廉的租金犯愁,还要被人叫做略带侮辱性的“鼠族”。

据房地产信息企业“房天下”数据,11月北京的住宅均价为41292元/平米,上海为45847元,深圳为55040元。按1元人民币兑17日元计算,北京一个100平米的住宅价格约为7000万日元。其他房地产企业的统计结果也显示北京和上海的房产均价多为4万元左右。在中国,阳台和公共区域也包含在住宅面积内,虽然情况不太一样,但如果按照日本的计算方式,中国的房间面积相当于小了约20%。

也就是说,中国的100平米相当于日本的80平米。在中国,交房时多以毛胚形式,室内装修要在个人购买后自己负责,还需要花钱装修厨房和卫生间。考虑到这些因素,中国的100平米和日本的70平米住宅进行比较可能比较合理。据日本房地产数据提供商东京KANTEI公司的调查,2016年东京都内70平米的新建分售型住宅价格为708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18.8万元),相当于东京市民平均年收入的11.30倍。

北京的情况如何呢?笔者手边的资料显示,2015年非民营企业职工的平均年收入为11.139万元。民营企业为5.8689万元。如果按照年收入为11万元计算,100平米的房子相当于北京市民年收入的约37倍。东京的10倍都让人感觉很困难,而北京达到近40倍。没有资产的人群买房可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如果勉强贷款购房,可能一辈子都在还贷。工资低的人群只能成为“鼠族”。

关于代表收入差距指标的基尼系数,普遍认为超过0.4社会就会出现不稳定。虽然日本的基尼系数呈上升趋势,但也只有0.3〜0.4左右。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5年基尼系数为0.462。大学和研究机构发布的数字还要高一些,也有报告显示超过了危险水平的0.5。如果以资产而非收入换算,估计差距会更大。自称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不平等呢?

房主不交房产税

实际上,中国的住宅持有并不包括土地。这是因为中国不存在个人拥有土地的制度。城市的土地归国家所有,购房者在买房时向政府付款取得土地使用权。使用年限多为70年。购房者只对房屋持有所有权。这一机制和日本的定期借地权相似。因为“借地”不是资产,所以不会被征收房产税。

换句话说,在幽静的高档住宅区和热闹的商业区等“地价”较高的地方拥有多套房产也不会被征税。有房的人即使不断地买房,也不会被征税,结果导致有钱人越来越有钱。当然,这一税收制度的不完善在中国国内也被当成问题,从很早以前就出现了要求征收房产税的声音。因为发达国家通过征收房产税实施收入再分配,缩小了贫富差距。

近日,大型房地产商SOHO中国总裁潘石屹称:“我知道北京有人买一百套房”,呼吁尽早征收房产税,一度引发热议。目前在制度上可以对建筑的一部分征税。实际上,2011年上海市和重庆市曾试征过房产税。不过,这次试征收几乎没有产生效果。因为2011年以前购买的房子不属于征收对象,换购等情况也被列为免税对象。

房产税不能征收的理由有很多。如果统一征税后,增税会导致个人消费减弱,可能导致经济恶化。扩大免税范围,最终也会像上海和重庆试征税一样不见成效,还会出现以假离婚等手段逃税的人。对使用权征税原本就存在理论上的问题,另外资产的市值评估也很困难。住宅根据评估额计算方式的不同,也会出现不公平。

作为征税对象的房主当中也包括官员,自然会对房产税的立法比较慎重。即使征收房产税,也很可能被设计成一项含有各种免税条款、让既得利益阶层无需纳税的法律。如今的制度很难证明包括官员在内的所有人是否在纳税。曾在10年前大力提倡征收房产税的一名中国经济学家现在却冷淡地表示,“我认为不管征不征税结果也是一样的”。

在中国,目前并没有公开权力阶层的资产。而如果只有力量较弱的人群支付房产税,权力阶层却不支付,这种不平等还会不断扩大。半个世纪前的文化大革命将牟取特权的官僚称为走资派(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成为打倒对象。虽然不能对文革给予全面肯定,但初期让民众投入革命的正是对官僚特权社会的愤怒。要想改变不平等的社会,难道只有这种蛮横粗暴的方式吗?

  1. mego :

    你确定解药不是打土豪分田地?

  2. 匿名 :

    曾在10年前大力提倡征收房产税的一名中国经济学家明显现在已经有n套房了。

相关日志